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ゞ…つ晖言.晖语﹊︸︸﹊︸︸

_﹎_∮﹎行到水窮處∝坐看雲起時︵o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连战夫妇:十指紧扣的爱  

2009-05-03 19:55:21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   在电视上,我们常常可以看到连战和妻子方瑀两人十指紧扣或侧耳交谈的画面。方瑀柔美庄重的形象以及在电视上和连战之间伉俪情深的画面,引得世人频频关注。这一对夫妻间有着怎样的恩爱故事?连战这位外表严肃的风云人物有着怎样的家庭生活呢?

       方瑀曾经评价连战:他是一个顾家的好男人,嫁给他是我这一辈子的福气。在家庭中,连战说自己也是一个“怕老婆”的男人,他的薪水都交给妻子,也从不过问钱怎么用。一向严肃的他也有浪漫的时候,每次他到外面出访,如果方瑀未曾同行,他都会给她带一些小礼物。

连战对家庭非常依恋,他每天回家要把家里人的名字都喊一遍,尤其是方瑀。每当他喊起“小乖”,方瑀没有应声回一句“老乖”时,他就会一直喊、一直喊,直到她应声为止。方瑀感受的,是连战对每一个家人的在乎。

方瑀透露,连战每晚睡觉前,一定要和她躺在床上谈心事,仿佛要把一天的话都说完,才能毫无心事地安然入睡。方瑀刚开始很难接受,因为她总是聊着聊着就愈来愈清醒,而连战聊着聊着就先睡着了,她反而睡不着。但夫妻四十余年,两人都慢慢地适应了。现在,每晚在一起谈心事,已经成了两人的习惯。

方瑀的父亲去世后,母亲汪积贤独居。连战为了把岳母接回,买下所住一品大厦三楼的房子。这种愿意接岳母同住的态度,既体现出连战的孝顺,也体现出他对妻子的关爱。方瑀最大的梦想,就是连战卸下公职后,夫妻俩可以随心所欲地看遍世界风景,这也是连战曾给予她的承诺。

       在连战身上,处处可以看到方瑀的“影子”,连战的名牌衣服,包括衬衫、领带、领夹等,都是方瑀为他买的,不论颜色、款式她都精心挑选。连战访问大陆时那一身得体的深灰色西服就是方瑀为他购买的。有一次夫妻俩开玩笑,方瑀对连战说:“如果我在党内干个‘幕僚’什么的,恐怕问题不大吧!”连战一本正经地说:“肯定没问题。”引得方瑀一阵大笑。

连战总是那么严肃,感情总是那么保留,让外人觉得他好像是“大男人主义”。实际上,连战是个感情很细腻的人。曾任“经济部长”的王志刚记得,有一天到连战办公室时,连战正好站在窗边,突然说了一句“要下雨了”。徐立德不懂连战怎么突然冒出这句话,接着连战才说:“方瑀去打球了。” 原来,他是在担心方瑀淋到雨或败兴而归。

最近几年来,连战或许是逐渐放得开,稍许比较愿意在外人面前表露情感。因此,他在为他人证婚时,常引用一句话:“爱情的可贵,在于享受平凡;承诺的可贵,在于永不改变。”这是方瑀最喜欢的句子,所以他记下来,并转赠给所有新人。

       在当选国民党主席后,连战更加忙碌了。出岛访问,乘飞机飞来飞去,而他的身边,总有方瑀。他对方瑀说,孩子们都不在身边了,我舍不得把你一个人孤孤单单地留在家。出行是紧张而忙碌的,休息的时候,看着妻子疲惫的面孔,一种愧疚之情从连战的心中升起,他对方瑀说:“是我不好,应该让你在家好好休息。”方瑀笑了,她轻轻地在丈夫耳边说:“我愿意陪着你,哪里有你,哪里就是我的家。”

 

       连战妻子方瑀的父亲方声恒,是台湾颇有名气的太空物理学家。对子女的要求非常严格,尤其是身为老大的方瑀。方瑀四岁入小学,考大学前,父女两人为选系而激烈争辩。方瑀的兴趣在文史,但学科学的父亲认定,只有学理工才有前途。

       可以想见,当方瑀认识学政治的连战时,父亲方声恒反对的程度。至今,方瑀都不讳言,当年她父亲认定连战没有前途,因而反对他们交往。不过,方声恒的反对,只是他们之间阻碍的一部分。

       方瑀参加“中国小姐”竞选是一个意外。第三届台湾“中国小姐”选拔开赛时,方瑀读大学二年级,十八岁。她参选,是班上同学的决议。原因是,台大化学系一位同学参加了,所以植物病虫害系的同学认为,植物病虫害系不能示弱,只要派一个人选赢过化学系就可以了。当时,有点丰腴的方瑀是因为身材够高,所以被班上的同学拉着报名。巧合的是,方瑀的父亲当时正好在海外讲学一年。因此方瑀想,就顺着班上同学的意思偷偷选,反正选完了可以船过水无痕。没料到,居然拿了第一名。

       不过,方瑀嫁到连家,却可能是冥冥中的”安排“。方瑀的姨父任职于”内政部“,与连战的父亲--”内政部长“连震东认识。方瑀小时,她姨父曾带方瑀到连家玩。方瑀还记得,当时他们二老拿连战的照片给她看,介绍这是他们正在美国求学的儿子。方瑀只觉照片中的人呆呆的,没什么好看的。

       选上”中国小姐“是方瑀一生的转折点。她到美国参加”世界小姐“选蔽及宣慰台胞,到了芝加哥因此得以见到“小舅舅的好朋友”连战。这是不是连家刻意的安排,方瑀后来问了连战,却也不得结果。

       方瑀认定连战的理由,说过很多。比如,方瑀曾在台北时算过命,算命师告诉她,她未来的丈夫浓眉而且声音沉稳。连战开车来接她时,她看到连战稳稳地开车,所以认定这个人值得托付一生。至于连战看中方瑀哪一点,连战不太喜谈这一类的话题。不过,他谈起自己的太太,总是说:“她是一个非常善良的人,心地很好,就是心直口快。”

       经过在芝加哥一个星期的相处,方瑀回到台湾。连战的情书攻势也就此展开。方瑀家并不看好这一对。1960年的台湾,还是一个“重理工、轻文法”的时代,尤其对男孩子的要求更是如此。直到其后的二十余年,台湾建国中学等知名的男子中学,往往只有一两班的学生选择文法组,其余的一二十班都是理工组。

       方声恒也认为,连战学文法没出息,搞政治的更是爬得高摔得重。特别面对“内政部长”这类官家,方瑀家爸爸很有“高攀不起”的想法。对于一向服从爸爸管教的方瑀很犹豫。那段期间,媒体也传出连战追求“中国小姐”的消息,还有许多信件涌向方家,反对方瑀与连战交往,理由是“省籍不同”。这种理由,现在看来很好笑,但在那个时代,持这种论调的人还觉得理直气壮。

       连战见情书攻势不见效,索性放下博士论文,飞回台湾,展开盯人攻势。连战在台湾三个月的时间里,每天到方瑀家蹲点,守在方瑀家门口。

       方瑀说:“其实他都是来听训的。”因为方瑀爸爸对连战有意见,连战每到方瑀家,方瑀爸爸除了没有好脸色之外,还外带一番事业未成何以为家的大道理。不过,连战总是好脾气地听着,最后终于感动了方爸爸,不再阻止他们往来。连战的论文误了三个月的时间,但终于带着心爱的人一起到美国留学,继续两人的恋爱生涯。

1965年9月5日,连战取得博士学位后的第三天,两人终成眷属。但王子与公主不是结了婚就会永远快乐地生活在一起,所有生活的折磨往往是婚后才开始的。

 这对小夫妻分别有着工作与学业上的压力,再加上新婚夫妻还要相互适应。回首往事,方瑀说,那是他们相处最常发生争吵、甚至还出现打架的一段时期。直到长女连惠心出生,再加上连战应聘到康奈狄克大学担任政治系教授,方瑀也转学到了康大,这对年轻夫妻才仿佛长大。 谈到这一段,方瑀忍不住笑了出来:“我们是忙到没有时间吵架。”

后来方瑀与连战把上课时间作了调整。连战把课时调晚一点,方瑀可以赶早去上课,连战则带女儿直到钟点工到家里来带小孩。当时忙昏了的连战,还曾把自己的手表连同女儿的脏尿布一起丢到垃圾袋子里去。新生儿的出生让两人都改变很多。连战在长女惠心出生后喜欢上逛街,因为他终于有了买东西的念头。只要是可爱的小衣服,都能吸引他的眼光。

方瑀拿到硕士学位没多久,因为连家父母想念独子及孙女,于是答应连战回到台湾。从此,方瑀也就没再强求自己完成父亲的心愿,继续攻读博士学位。

回台不久,连战就在国民党第十次代表大会上被选为中央候补委员,开始崭露头角,随后,连战正式步入了政界,一直平步青云,直到担任国民党主席。而方瑀则把全部的精力奉献给了家庭,她为连战相继生育了四个儿女。她说:“家庭主妇的生活,我也照样过得很快乐。很多人认为我从‘中国小姐’的绚烂归于平淡,其实,我只是一个平凡的人,我从不认为自己曾经绚烂过。”也许,在方瑀心中,最绚烂的,是她和连战的伉俪深情,是他们永远不变的爱的诺言。

在妻子的支持和鼓励下,连战成为政界一颗耀眼的明星,然而,政治生活占据了连战的大多数时间,连周末的时候,他也得到各地去演讲、调查,没有时间陪伴妻子和孩子。连战虽然为人比较严肃,但随着官位升高,魅力更大,“女人缘”也越来越好。闺中密友常常提醒方瑀说:“你的丈夫那么出名,你要小心啊。”方瑀轻松地说:“我相信连战,而且,我只吃政治的醋。”但是,由于丈夫经常在外面应酬,她的心中还是慢慢产生了一些隐隐的不安。

       一次,在他们的结婚纪念日,方瑀早早地打电话给他,让他下班回家吃饭。到了傍晚,她在家左等右等,也不见丈夫回来,焦急的她安顿好孩子以后,来到丈夫的办公室。所有的人都下班了,只有连战办公室里的灯亮着,门半掩着。她轻轻地走进去,发现连战趴在办公桌上睡着了,熟睡的样子像一个安静的孩子而不是一个严肃的政客,他的面前还摆着一大堆没有看完的文件。于是,方瑀轻轻地坐下,一直陪在他身边。两个小时过去了,连战醒来,看到妻子在身边,十分惊讶。她温柔地说:“我看你睡得太熟,不忍心叫你。工作再忙,也要注意身体啊。”直到这时连战方想起今天是他们的结婚纪念日,他一脸歉意。

       那天晚上,星光灿烂,他们一起回到家后,坐在家门口的花园里,围着一个生日蛋糕,点燃了蜡烛。火光把方瑀的脸映得通红,颇有20年前那位小女生的娇媚,连战不觉看痴了,伸出手轻拂她额前的一缕秀发……时光倒流,二人仿佛又回到刚刚认识的时候。那一夜的交流让两人之间的小误会烟消云散。方瑀明白了,夫妻之间最可贵的莫过于信任,这种信任来自自己的自信。连战则多次在公开场合说:“方瑀是个自信的女人,她只吃政治的醋。”

       连战即将竞选台湾当局负责人,按照台湾的竞选传统,连战举行造势大会,事先必须准备好能打动民心的演讲稿,并在民众面前作公开的、精彩的演讲。然而,台湾竞选的闹剧气氛和学者出身的连战严肃拘谨的性格差距很大,刚开始的时候,他每次演讲都觉得压力很大,排练时总有说不出的紧张。在幕僚把草稿传真给连战让他事先过目的时候,方瑀常在旁边给他出主意。为消除他的紧张情绪,方瑀还自告奋勇当他的第一观众,从动作、语言,都仔细给予评点。开始的时候,连战演讲不喜欢用手势,方瑀给他指了出来,其中有些手势还是方瑀帮助他安排的。

       在到外地演讲期间,连战结束行程后一上车,就会准时接到妻子的电话,有时赞扬他讲得好,有时候也提出自己的建议。在自我磨炼和妻子的帮助下,连战的演讲水平逐渐提高。除了在幕后支持连战以外,方瑀还勇敢地站到了台前。虽然直爽、单纯的方瑀自认为与政治格格不入,但是为了支持丈夫的事业,她开始积极参加社团公益活动,勇敢地承担起责任,夫唱妇随。不过,她采取了与自己兴趣相结合的方式,组织官太太们成立了“爱之声合唱团”,成为国、亲两党造势大会上的固定表演节目。同时,她还和连战一同出席各种造势会议。她的柔和、庄重以及得体的言行,成为媒体和民众关注的焦点,为连战赢得了不少分。

       然而,选举的结果让连战失望。那天,方瑀一直陪伴着情绪低落的连战,不管走到哪里,她都紧握着丈夫的手。她对连战说:“不管你选举成功还是失败,你都是我的丈夫,是我最崇拜的人。如果你觉得累了、倦了,就回家休息,家是你永远的避风港。”她的鼓励带给连战巨大的力量。后来,在党内直选,连战以高达97%的得票率当选为图民党主席,国民党开始进入连战时代。家的温暖造就了事业的成功,将近60岁的连战终于成功地登上了事业的巅峰。

连战的婚姻生活曾引起各种揣测。但如果只是从“中国小姐”嫁得是否幸福,或是“豪门生活如何”等角度来看这一段婚姻,不但狭隘,而且不容易看清全貌。连战和方瑀的生活,没有公主与王子从此过着美好日子的这种童话。他们像所有的夫妻一样,曾因两个家庭的融合与适应而有过冲突;但也因相互陪伴四十余年,而成为彼此生命中最重要的一部分。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9603)| 评论(2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