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ゞ…つ晖言.晖语﹊︸︸﹊︸︸

_﹎_∮﹎行到水窮處∝坐看雲起時︵o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转载:和美女在电梯里引发的故事  

2007-09-12 19:31:22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这是一篇点击率蛮高的网络小说。市面上也有书卖。转载过来让大家也欣赏一下。只是文风略显粗痞,大家要有思想准备。

事情还要从我刚毕业的时候说起。那时候我还在公司新成立的拓展部。妈的,这个部门表面上看起来似乎是很吊,可TNND,真正干的都是些狗日的烂活。而且因为部门新立,很多杂活要干,所以每天都要加班。再加上我是个新人,所以每次再班,基本上都是我最后一个走。

那段时间过得简直郁闷极了,甚至比高考的时候还累。我常常会忍不住的去想:我这辈子是不是就这样了,每天就是工作工作,直到变老死去。

记得那天是星期三,一个不痛不庠不好不赖的日子。我依旧是最晚一个下班的衰人。搞完所有的事情以后已经八点多了,外面的世界早已经黑了下来。我从拓展部所在的八楼坐电梯往楼下去。电梯开到五楼的时候停了下来,然后门开,有人往里面进。

靠!原来公司里还有人和我一样晚下班。我心里先是有点平衡的感觉,但马上,这种感觉消失了,取而代之的是一种惊艳的感觉。

从外面进来的是一个女人,三十岁左右的样子,不高不矮,不胖不瘦,眼大嘴小,腰细腿直,长发盘着,一副少妇的打扮。那女人见到我之后,望了我一眼,微微有些惊讶的表情。

当她的眼光望过来的时候,我竟然有一种被刺穿的感觉。其实她的眼神很温柔,但不知怎的,那温柔的眼神就仿佛利剑般一下子穿过了我的心。我感到有些畅快,还有些茫然。但更多的却是一种无法抵挡的感觉。

那女人看了我一眼后就没再注意我了,进了电梯后,她站在了电梯的另一边,离我远远的。然后,电梯门慢慢关上了。在电梯门合上的一瞬间,我的心里居然有了一丝禽兽般的念头。但那种念头只是一闪而近罢了。然后我就一直不安着。

其实这个女人长的也不是十分漂亮,但看上去很有味道。一种成熟的少妇的味道,一种温柔的女人的味道,一种人淡如菊的味道。

电梯里面十分安静,只微微有些厢体向下移动的声响。我两眼盯着电梯上亮着的红色数字,直盼望着它能够跳得慢一些。当然,眼光偶尔是会飘向那个女人的。由于我的位置是在她的斜后方(呈四十五度角的样子),所以,把她后面的身材看得十分透彻。腰肢纤细的无法形容,PP却又相当的丰满,那种感觉,简直让人就想摸两把。

其实我并不是一个十分X L的男人,虽然我比较爱看日本AV,但和色狼之间还是有一段距离的。但不知怎的,今天天见到了那个少妇,我的心里却一种十分冲动的感觉。可能是这段时间过得太过郁闷的吧,我的心里渴望一种刺激。

电梯里很暗,昏弱的光线下,那女人的身上像是被蒙了一种朦胧的诱惑,同时,一股子淡淡的香味不停地透过鼻管往我的神经里送。那味道闻起来让人浑身都觉得舒坦。我在心里大叫:电梯呀电梯,你能不能下得慢一点,最好你TM能给我停下来,算我求你了好不好?让我和这个女人多呆一会吧!

我也知道我很无聊,这样在心里乱喊很是幼稚,可是让我万没想到的是,这电梯还真TM给面子,眼看过了二楼马上就要到底了,它居然轰得一声响,停了下来。然后电梯里猛得一黑。接着是那女人的尖叫声。

我一开始也吓了一跳,但马上,就有一种发自心底的笑想要笑出来。NND电梯,我太爱你了!

女人的尖叫声一直在我耳边激烈地响着,直到我拿出了手机,让电梯里有了些光亮。

我的手机一亮,那女人立马就不叫了,而是以最快的速度移到了我的身边。在这一刻我终于明白了一个道理,原来女人们最怕的东东不是色狼和淫棍,而是黑暗、老鼠和小强。像现在这种情况,我完全有可能大吃这个女人的豆腐,可是她还是毫不犹豫地靠了过来,这摆明了是送羊入虎口嘛!

不过我当然不会那么X L的啦!怎么说我们也是一个公司的人嘛!她从五楼上的电梯,估计是采购部或是财务部的人。财务部我去过二次,好像没见像她如此抢眼的少妇,那么她应该是采购部的姐姐了吧。

我在心里分析她的成分,她先开口了。快去按铃呀!她说,一把很温柔动听的声音,只不过语气是完全慌乱的那种。

这时候我的手机又黑了下去,电梯里又变成了一团漆黑。黑暗里我似乎感觉到那个女人哆嗦了一下,然后她居然一把拽住了我的胳膊,手不停地抖着,想是十分的害怕。

别怕!我说了句,然后紧接着按了一下手机,手机又亮了起来。这种微芒在黑暗中竟显地出奇的明亮。可能是太害怕或是太紧张了,电梯里虽然有光亮了,可那女人的手居然还扯着我的胳膊。

我一阵心花怒放,忍不住又开始想入非非。那女的在我身旁说:快去按铃呀!

我嗯了一声却没有动。她大声说:你怎么还不去呀!话声里居然有了点儿生气的味道。

靠|!我在心里暗骂:你不晓得自己去按吗??你又不是够不着!看来女人都是一样,不管出了点什么屁事,总是想着依赖男人。

你拽着我,我怎么去呀?我小声咕哝了一声。那女人这才发现她还拉着我,呀得又是一声尖叫,手闪一样撤了回去。由于我俩离得很近,我手机上的光正映在她的脸上。所以虽然很暗,但隐约仍能看出她弄了个大红脸,红富士一样,微光下显得异常娇艳,直让人想咬上一口。

我松开我后,我就往门口那边去准备按铃。想想真TM好笑,明明是她站在门口,我站在里面的。没想到电梯当掉以后,居然她不去按铃反而往里面跑。不过回想起她刚才的窘态,还真是挺可爱的。靠!成熟女人的可爱,比那些小丫头片子的可爱更加可爱!

平时坐电梯的时候,经常会见到那个警报的按铃,不过从来也没在意过。因为几乎从没想过自己会被困在电梯里。没想到今天还真的被电梯给忽悠了一下子。不过这是我自愿的。NND,最好保安部现在没人,最好修电梯的人今晚不要过来。我一边在心里胡思乱想,一边伸手按下了警铃。按完铃后,我就将手撤回。

我这人做事有个毛病,就是不管干什么,我的动作幅度都很大。我按铃撤手的动作也比较大,手肘撤回来时候比较向后。就在我撤肘的那一瞬,我突然感到自己的手肘似乎碰到了一个什么东西。软软的,很有弹性的感觉。我觉得自己的性欲被小小的刺激了一下。我马上意识到这极有可能是那女人的胸。我赶紧把肘往前一移。其实我是很想在那里多停留一会儿的,但是本能的反应却让我离开了那个地方。把肘移开后我有一点点的后悔。然后扭回头,果然,那女的不知什么时候已经站在我身后了。想来她是暗怕一个人呆在黑暗里吧,所以我到哪儿,她就跟着到哪儿。

我回头后仔细瞟了一下她的脸,想看看她对我刚才不小心触了她的胸是个什么看法。没想到她居然神情自若,一副没有任何事情发生过的神情。我心里一阵失望:难道我刚才碰到的地方不是mimi?不过似乎好像我碰到的地方就应该是mimi才对呀!虽然我比她高不少,但是她踩着高跟鞋,mimi又很挺拨,我碰到的地方极有可能是她的mimi。而且,那种弹性的感觉,那种柔软的感觉,一定没错!

那,她为什么会一副神情自若的表情呢?估计是故意装作不知道吧。或许是她觉得这只无意中的事情,所以并没有太大的反应。又或许是她此刻心中已经被恐慌给塞满了,所以没察觉到刚才那一下。

我在心里翻来覆去地分析刚才那个问题,那女人却是丝毫不知,见我回头,紧是问:按了没?有没有人来?

按了。我说:等等吧,估计人一会儿就到了。嘴上这么说,心里却只盼望保全部的那帮SB们最好集体外出了。

女人哦了一声,然后安静了一小会儿。过了大概能有个三四分钟,没见有人来,她沉不住气了,又说:怎么还没人来?要不,打110试试吧!

呵。好啊。我说。心里却好笑,打110,别的我不知道,那帮鸟人的办事效率我还不知道吗?靠他们还不如自己想办法爬出去。

但是美女既然要求了我当然照办,当下给110打了电话。电话打完不一会儿,就听见外面有人咣咣地砸电梯门。接着似乎有拉扯电梯门的响声是从低下不远处传来。故意是有人在一楼门外把门拉开了。紧接着,声音扯着嗓子喊:电梯里面有人吗?

操!妈的电梯里面没人那是谁按的铃?我在心里暗骂。估计是那群保安或是维修部的来坏我的好事了。

那女人听见这个声音仿佛见到救星一样,大声叫:有人,有人!她几乎要把嗓子扯破的那种感觉,生怕外面的人听不见。寂静里,她的叫声愈发显得响亮。

见她这么兴奋,我居然有了一种没冷落的感觉。妈的!这帮人一来,估计就没有老子逞威风的机会了。心里郁闷着,耳朵旁那女人的声音却仍在响:怎么回事?是不是电梯坏了?

然后上面的声音说:不是!现在停电了!

停电?我心里一动,问:什么时候来电?

那声音说:里面还有一个人呀?你们一共几个人?

两个。我说

那声音说:这就好了。刚才我们给供电局打过电话了,他们说好像是哪个地方出事故了,所以才会停电,他们已经在抢修了,估计过一会儿就会来电。你们既然有个伴,那就不要惊慌,一起等一下就好了。

哈哈!我心中大喜。感觉就好像被人间大炮发射了一把似的。至于供电局的那群爷,我一向对他们抢修的速度有信心!哈哈!这下可好了,现在应该考虑一下接下来的时间该怎么渡过了。

啊?那女人却啊的一声,声音里透着失望忧虑焦急彷徨。

外面的人又说了一些安慰的话,然后就走了。咣的一声响从下面传上来,看样子电梯门又合上了。我靠!平时我对这帮保全的工作态度一向看不惯,不过换个角度,他们这种不负责任的态度还是有正面意义的嘛!

那女的现在有些急了,连说:怎么办才好?怎么办才好?

我心里想笑,嘴上却说:你别着急,电一会儿就会来的。顿一下,又说:电梯上写的有,遇到紧急情况应该冷静。

女人扭头望了我一下,有些无可奈何的点了点头。接下来就是相当长的一段沉寂。然后我把手机揣了回去。电梯里变得又黑又静。那女人显得有些害怕,呼吸明显的急促了起来。于是我又把手机拿了出来,设置成照明状态,一面说:怎么?你怕黑?

那女人点了点头,然后又不自觉地向我靠近了一些。我心下暗喜。其实刚才那一下关手机不过是我玩的小把戏而已,目的就是为了能够让她再靠近一些我。果然,她想也不想地就上当了。看来女人都是些弱智动物呀~~~

又沉默了一会儿,我率先开口说话:你给家里打个电话吧!搞不好一时半会儿的还不会来电。

……那女人先是没回答,隔了一会儿才说:我老公出差了,家里没人。

哦。我听了心里居然有点怪怪的感觉。不知怎的,我对眼前的这个女人竟然有一种无法言谕的好感。此刻确实了她已为人妇,心中或多或少有些失落。

你……你也给家里打个电话吧?那女人本来不想说话,犹豫一下,才冲我说。

我笑笑:我一个人住。隔了一会儿,女人问:怎么110还没过来?

晕!原来她还把希望寄托在那帮杂碎身上呀!他们明天早上能过来就不错啦!

呵。我说:可能是来了后在保全部了解了情况,知道电马上就会来,所以又走了吧!

电很快就会来吗?女人又问。

晕。我怎么会知道。我在心里暗道,同时觉得这个女人还真是很有些傻的可爱。

也许吧。我说,紧接着又问:怎么?你很害怕吗?

有点。女人说:我怕黑!

呵呵!这不是有光亮吗?我的手机会永远(为你)亮着的。本来我想把为你二字也说出来的,不过话到嘴边又隐了去。妈的,现在还不能暴露自己的SL嘴脸呀。

没想到那女人居然来了一句:真的吗?弄得我差点儿没晕倒。

又隔了一会儿,那女人又问:你也是我们ⅩⅩ公司的吗?

嗯。我说,心里忽然间一动,从兜里掏出一张名片递了过去:我在拓展部,是个新人,以后还请多多关照。

那女的见我居然递给她一张名片,似乎想笑,伸手,想接又不想接的样子。我赶紧把名片塞进她手里。那女人接过我的名片,借着手机光芒瞅了半天,总算看清了我的大号。然后我看见她笑了出来。

这早在我的意料之中。妈的,几乎这辈之就从来没有人见到我的名字不笑的。尤其中女人。平时虽然很烦别人嘲笑我的名字,可是今天不一样。这也是我拉近和她距离的一个手段。如果你能让一个女人连续笑三次,那么她对你的防范之心就会降低很多。

唉!我故意叹口气:我的名字很傻吧!其实我家是农村的,爹妈没啥文化,所以才给取了这么个名字!

农村的怎么啦?那女人说:我也是农村出来的!大家都是人,为什么要分谁是城里的,谁是农村的?

听了她这句话,我心中又是一喜。本来我是想再打一下悲情版的,就是扮猪吃老虎那招了。没想到这个女人也是农村出来的。靠!没看出来!她一副优雅少妇的气质,居然也和我一样是个农村娃。这么一来,距离又拉近了不少。

就是就是嘛!我说:可偏偏有一些城里人无聊,老是把别人当乡巴佬?其实谁TM不都一样,老祖宗都是农村的。

可能是她已经刚到城市的时候也受过一些这方面的气吧,所以话匣子一下子就打开了。而且有调查表明人在无助惶恐的情况之下,话尤其多。可能是想通说话来缓解压力吧。

于是我们之间的话是越说越多,距离也越来越近。我专捡一些公司里比较好笑的事情说。这样做一来都是身边的事情,她听来会比较亲近。二来,女人嘛,就喜欢说是非。三来也是为了逗她开心。

果然,她和我越聊越开心。有时候聊到她认识的人所做的糗事,她还会放声的笑出来。时间慢慢推移,她居然也没有问什么时候会来电了。倒是我抽空来了句:这电怎么还没来?她这才似乎想起来我们还被困在电梯里,跟着来了句:是呀!电怎么还没来?

我心中狂喜:看来这汤已经慢慢煨热了,是到了该涮羊肉的时候了……

此刻离停电已经过了能有四十多分钟了。我晚饭还没吃,肚子叽叽咕咕的直叫唤。于是我问她:你吃饭了没?妈的,还不来电!我晚饭还没吃呢?

我晚上吃了点饼干。女人说。

那你还有没有饼干?我饿得实在有点儿难受,听到饼干二字不由得两眼放光。

没了。女人说,有点歉意的口气。隔了一阵子,她猛地一声:对了!我包里还有几片口香糖,你吃不? 

操!这回我真的晕倒了,有拿口香糖当干粮的吗?不过我还是说:我吃!嘴里有点儿东西也好受点。然后她翻包包给我来口香糖。接糖的时候,我的小指有意无意碰了一下她的手。NND,这下便宜是肯定要讨的。

不吃口香糖还好,一吃之下,竟愈发显得饿了。于是情况逆转,居然成我开始盼望来电了。可是电TM就是不来。保全部的那群鸟人居然也不来过问了。估计他们以为电很快就会来。看样子他们被供电局的给忽悠了,110的杂碎有可能被他们能忽悠了。妈的,那我忽悠谁呢?

正想着,那女人在旁边问:以前公司的电梯也出过几回问题,可每次都把被困的人解救出去了啊?还有,最差,110也会来管的呀!

我听她在我耳边劳叨,心里一动,暗道:NND,现在我只能忽悠你了。想着,就说:你说的也是!这个……我们该不会是碰到了什么不干净的东东了吧?

不干净的东东?女人问,茫然不知已经堕入我的陷井。

我已经在网上看过一个贴,说是电梯里经常会出现一些灵异的事情。我继续我的圈套。

灵异的事情?她依旧问,似乎不知道我所指的意思。

就是鬼!我见她实在是点不透,于是干脆挑明。那个鬼字刚说出口,女人就吓得一声尖叫,声音之长之高大大出乎我的意料之外,简直是达到KB的级数。我竟被她叫的有些心悸了。

K!原本是想吓吓她的,没想到居然被她的尖叫给吓了一跳。

她叫了好长一段时间才停了下来,我没好气地说:晕!叫什么叫啊?我又不是鬼!

让我万没想到的是,她听了这句话,居然问了句:真的吗?

K!原来这个世界竟然还有这个单纯的人,而且她还是个少妇!我心里暗暗好笑,同时,也有一种偷着乐的感觉:以她的智商,我岂不是很容易就能把她给忽悠到床上去?

正在心里美着,手机嘀嘀嘀的开始报警,没过一会儿,倏地灭掉了。

灯一灭,她就又往我这里靠近了一些。估计心理上仍是很害怕。

我们原本就隔得很近了,她再往我这边靠,胳膊已经是和我的胳膊挨在一起了。因为是夏天,天气比较热,我们的上衣都是短袖的那种。所以,这一相触几乎可以说是肌肤相亲了。K!真滑呀~~没想到她胳膊上的皮肤就已经这么滑嫩了,那么,她身上的那些重要部位的皮肤岂不是滑不溜手吹弹得破?

我只觉腔里的那颗心怦怦怦地,直往嗓子眼蹦。而且在这绝对的黑暗中,她身上的香味把我柔柔地裹了起来。那感觉,让人浑身暖洋洋地,那个酥。

正在我神魂颠倒的时候,突然,不知从什么地方传来了笃的一声轻响。紧接着,隔了数秒,又是笃的一声。然后,隔了几秒,依旧是一声笃。似乎是有什么东东正在走动一样。

鬼!那女的也听到了这个声响,颤颤的声音说:是鬼~~~~

说实话,现在我TM也有些害怕了。NND,都怪自己的乌鸦嘴,刚刚说什么不好,偏偏说鬼。难道是鬼听见我说它,于是就找过来了。

K!这不想还好,越是想,心里就越害怕。关键是那笃笃地声音一直有节奏地响着,那响声,每一下都似乎砸在我的心脏上。

女人更是吓得不知怎么办才好了,两只手居然紧紧地扯住了我的胳膊。她的不安,通过她的手掌强烈地传到了我那里。

你快把手机拿出来。我说:把手机打开,鬼最怕光了。说实话我根本不知道鬼是不是怕光,但现在只能这样想了。没想到她说:我手机下午就没电了。

那也不要紧!我对她说,其实也是在对自己说:兴许是别的什么东东在响,这世界上根本就没鬼。再说了,鬼也不会坐电梯呀?

时间在极度KB中度过,一秒,一分,五分,十分。那声音一直在响,但却也没有鬼破门而入。

我们都渐渐平静了下来,不过,女人的手还是抓着我的胳膊。通常状况下,人一紧张,就会不自觉地用力。那女人也一样,扯着我的胳膊,很用力,似乎怕我把她抛下一个人跑掉似的。(妈的,这上不着天下不着地的,我跑得了吗我?)

大家可以想像一下,她双手用力地扯着我的胳膊(这是条件1),我们两个挨的很近(这是条件2),她的咪咪很挺拨(这是条件3),因为这三个条件同时成立,所以我们可以推出一个结论,那就是:我的胳膊重重地压在了她的咪咪上。

我K!这感觉简直只能用一个爽~~~字来形容。隔着薄薄的外衣和mimi罩,那种柔软,丰盈,嫩滑,刺激的感觉,我再K一次,TMD鬼算什么东东?如果能让我在我胳膊下面的mimi上认真地摸上一把,就算来TM十个八个鬼,我也有信心把它们K掉的。

那女人却不知道我此刻正在享受着和她的肉体接触所带来的快感。她的内心估计还是有些害怕,呼吸的频率也比较快。

我现在则早已把鬼的事情抛在了一边,似乎真的信心百倍,就连胯下的那个小东东也趾高气昂了起来。

我们两个保持这种姿式大概有个五六分钟,我十分地想把胳膊动几动,挤压一下她的mimi,好谋求最大程度上的快感。但却始终没敢造次。胳膊紧那样悬着,时间久了,居然有些发麻了。

这时候,那女人扯我的手也开始渐渐放松,最后,她彻底放开了我。我感到自己的快感一点一点地被剥夺了,但却又无可奈何。那女人放开我后,过了一会儿,突然喂了一声,像是在叫我。声音中似乎有一种很害羞的感觉。

我心里一动,暗道:难道……难道她想勾引我不成?想着,却听那女人说:我……我……

K!不会真如我所想的吧!你说呀,快说呀,说想和我那个……

那个……女人果然说出一句“那个”,我的心怦怦乱跳,脑海中已经浮现中那女人往地上一躺好任我所为的场面,没想到那女人“那个”了半天,最后居然用极忸怩的声音来了一句:我……我想上厕所……

K!我是无论如何也没想到女人居然说出了这么一句话。不过,NND,经她这么一说,我好像也有点儿想嘘嘘了。唉~可惜电梯里面没那个设备呀~~

忍一会儿吧!我说:电马上就会来的。心里却在想:嘿~够胆儿你就在这里解决~~

女人嗯了一声,然后沉默了起来。过了几分钟,她居然又来了:我忍不住了~

K!我现在真的有点儿怀疑这个少妇是不是在勾引我了~~NND,我该怎么说?就随她嘘嘘,然后,嘿嘿,然后在关键时刻~~~~``嘿嘿~~~~~

想想又觉不行,NND,老子虽然下那个流,但绝不下贱呀。

那你说怎么办?我没好气地说:难不成你在这里方便吧?

女人又是好一阵沉默,最后居然说:可是……可是我真的忍得好辛苦~~

TNNDX!老子真想问问她是不是想勾引我。

呀呀呸的,现在偶们孤男寡女的,你总是提嘘嘘这种事情是什么意思?而且,这里摆明了没有嘘嘘的用具,你这样说是什么意思?算了算了,不想这些没用的。NND,就算她真的在我旁边嘘了,我也看不到什么。而且,电梯里这样封闭,她一嘘,那个味道岂不是要坏?如此一来,她在我心中的完美形象岂不是就没了?不行!我得阻止她才行!

想着,心中一动,忽然记起了小时候的事情。小时候很憋尿的时候,如果突然被吓一跳,一般就会忘记的。当下我突然阴着嗓子笑了两声,然后说:昨天晚上吃的那个人味道真不错!

什么?女人似乎没听清,居然还问了句。

我说,声音听起来连自己都觉得KB:我昨天吃了个人~~~他滴味道还挺不错的~~~~~~

虽然我已经提前做好了心理准备,我也最大可能地想到了女人听完我的话之后的反应。

可是,当她比帕瓦诺蒂还高N个八度的尖叫声在我耳边持续而又激烈地响起的时候,我还是被吓得不轻。K!老子差点儿没被她给吓晕过去。

大约过了三四分钟,她的尖叫才停止。我在旁边一边佩服她的肺活量之大,一边想:NND,以她这种超声波,估计就算真的有鬼,也会被她吓跑的~~~

你现在还想上厕所吗?我小声地问了一句。

你别过来,你别过来。她说。

其实……其实我不是鬼……

你别过来,你别过来。她仍是说。

靠!她不会给我吓傻了吧。想到这里,我伸手过去,捉住了她的手。她感到我在捉她,拼命往旁边躲。

我赶紧地解释:我不是鬼!我的手是热的,你感觉得到吗?说这句话的时候,心里突然一动:NND,好像她的手是冰凉冰凉的呀~~~~~

我在心中乱嘀咕的时候,女人已经恢复了平静。你真的不是鬼么?她问。

不知怎的,听到她的声音之后,我居然激凌凌打了个冷战。妈的,她的手可是哇凉哇凉地呀~~难道……她是个鬼?不对!如果她是鬼的话,她刚才不可能那样惊恐。一般的鬼片里面,鬼都是最冷静的那个。想到这里,我又放下心来。

这个心放下了,色心居然慢慢爬了起来。她的手凉是凉,可是,柔软

我在这边爽,女人的话声又响了起来:你到底是不是鬼沙?

我晕!看来胸大无脑这句话真是说得透彻呀!

不是的啦!我说:我刚才只是吓吓你而已。因为据说人一受惊吓,通常就会把嘘嘘给吓没有。你现在是不是已经没有了?

比刚才强很多了。女人说,说的时候,似乎有点儿想笑的味道。

那就再等等吧!估计电很快就要来了。说这句话的时候,我才发现,NND,我的手好像还是拉着她的手在。嘿嘿,她居然没有发现?或是装不知道?K!那样的话,偶也就故作不知了。

于是我们就这样手拉手地又站了一会儿。这样的情形大约持继了五六分钟,然后我感觉她开始慢慢将手挣脱我。看来她现在在反应过来。我脸皮虽厚,也没好意思再死扯着她不放。就任她那样慢慢地将手撤出。

当她的手慢慢从我的手中脱离的时候,我感到了一种摩擦的快感。仿佛我的手和她的手嘿咻了一把似的。那感觉是那样的诱惑,我发觉自己的脸居然有些发烫了,心也扑腾扑腾地开始乱跳。

暗黑中,她身上的芳香似在不停地对我说:来呀~~来呀~~~

我忍不住咽了口唾沫,但也只能咽咽唾沫而已。

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,寂静里那笃笃的怪响,她的呼吸声以及我嚼口香糖的声音都出奇的响亮。

此时离我们被困已经有两个多小时了,但似乎离脱困仍是遥遥无期。世界仿佛死掉了一样,只余下我们两个。经过刚才几次三番的折腾,我的饥饿感,她的嘘嘘感,都消失了。取而代之的是一种焦急和无助的感觉。

人如果是在焦急的状况下,特别容易疲劳。我在电梯里被困了两个小时,早已经感觉身心疲惫了。于是,慢慢移动靠墙壁的地方,坐在了地上。

女人紧跟着我移动了过去,开始她仍是站着,过了没一会儿,可能她也累得不行了,于是也学我那样坐了下去。

坐下之后,我们先是聊了一会儿话,我施展计谋,套出了她的名字。她说她叫郭娅。

这后,困的感觉越来越强,睡意也越来越浓。估计时间也越来越晚。那笃笃的声音此刻我们早已是习惯了。它并不能使我们害怕,反而,那一下一下有节奏的响动,就像是在催眠一样。

在我快被睡神击倒的时候,女人也似乎渴睡了。一团漆黑之中,我似乎感到她的身子慢慢靠向了我,似乎感到了她的头慢慢地枕在了我的肩上。

就在她的头靠在我的肩上的那一瞬间,我仿佛被电击了一样,立时睡意全无。此刻我虽然看不见,但是其他感观并没有失效。她的头发微微挨着我的面颊,似触非触,那感觉,麻!她的肩膀依着我的胳膊,肌肤相亲,那感觉,滑!她的小手在底下似乎碰着我的PP,有一点点啦,那感觉,酥!她的香味包围着我的身体,闻着就让人无比舒爽,那感觉,刺激!

可我居然就不敢把她给怎么样了?(我草!真是色大胆小怕狗咬~)

唉~~算了,生活就像是被诱惑,既然不敢QJ,那就YY一下算了~~

时间慢慢过去,夜越来越深。我紧挨着这个美女,脑海里面早已经和她ML了无数次,变换了N种姿式。最后我YY的都有些烦了,昏昏地也想睡去了时候。突然,猛地一下,来电了。

电梯开始发出日日的响声,我吃了一惊。眼睛被灯光刺得生痛,好半天,才习惯了光线。低头望一眼身边的女人,晕~居然还睡着。似乎一点没有知觉。

电梯运了一会儿,开始自动向下,很快地,就降到了底。然后,电梯门缓缓地打开了。

外面是死一样的世界,灯都还亮着,不过却静悄悄的没有一个人。看来确实刚才是停了电,如果是平时,像这种时候,灯应该已经熄了。而正因为停电,所以没人拉闸。

我想站起来,可是女人依旧在睡。于是我也没动。隔了一忽儿,电梯门又慢慢地合上了。

我们似乎又与世界隔绝了。女人居然仍没被惊醒,呼吸声柔软地响着。我低头瞅着她的mimi,那两个东东骄傲地挺着。那里是不是和她的呼吸声一样柔软呢?我忍不住去想。

由于刚才在黑暗里呆得久了,电梯里的光线虽然不是很强,但在我来说,已经和阳光仿佛了。此时灯下看美人,感觉又是一番不同。

睫毛很长,嘴唇微翘,皮肤白里透红,神态安详得像熟睡中的婴孩。

我心里忽然有了一种怪怪的感觉:这个女人真是有些搞不懂呀。她居然能这样在一个陌生人的旁边如此放心的沉睡。

难道……难道……这表明她对偶比较放心?不过仔细想想,还真有这个可能。因为从我们被困直到现在,我一直都表现地比较地好(虽然偶心里早把她**了N次),而且她那时候想嘘嘘,也是我正义而又智慧地阻止了她。所以,她肯定觉得我这个人还比较靠得住~~~

心里在胡思乱想,眼睛却是一直盯着她的mimi。看来视觉上的冲击始终是最强烈的。由于她是坐着的,所以mimi显得尤其巨大。我是多么地想成为一名登山运动员呀~~~此刻她正熟睡,连来电电梯运动的声响都没能使她惊醒,我乘此机会摸一下她的mimi,她应该不会察觉吧……

回到住处之后,也没吃东东,MD,也吃不下东东。躺在床上翻来覆去地只是想这件事。一方面我希望这件事是真的,另一方面又希望这只是一场梦。

希望它是真的,因为我发觉我竟然有点儿迷恋上那人叫郭娅的女人了。如果这件事情是梦,那岂不是我连一个YY的目标都没有了?

希望它是假的,则是害怕自己的兽行被录下来。到时候万一被投进监狱,这辈子就算完了。

好容易熬到天明,爬起床去上班。到了公司里,马上着手做两件事。第一件是到监视室打听情况。装作自己在电梯里掉了东西,说想借昨天的录像带看看是谁捡走了。原本是借到录像带后马上销毁证据的,没想到监视室的SB说电梯里的摄像头已经坏了好几天了,所以没有昨天的录像带。我听了之后不由得喜形于色。估计监视室那SB见到我这样子反而要笑偶SB了,丢了东东居然还这么高兴?

第二件事,就是在部里面四处打听,采购部有没有一个叫郭娅的美艳少妇。结果问遍了所有的人,都说没有。我不死心,又问财务部有没有叫郭娅的,结果还是没有。最后找到一个在公司里呆了十好几年的大姐问:公司里有没有一个叫郭娅的少妇?她的问答依旧是NO。

我靠!难道我真的是在做梦?或者说我见鬼了?想到这里,不由得激凌一下子。三十多度的气温,我却觉得浑身都冷嗖嗖的。

此后的几天我一直都在考虑那晚的事情。我确定我不是在做梦,那么我很可能是遭遇到非人类的东东了。她会是个什么东东呢?

不过我心里有种想法,那就是不管她是什么东东,我都想再见到她。如果我们能够再一次被困在电梯里就好了。到时候,我一定不会手下留情,一定要把她给****了。

她无非可能是三种东东嘛!

第一,火星人。如果她是火星人,我肯定不会放过她,嘿嘿,到时候我就是地球上第一个和火星人发生过关系的人类了啦。那岂不是异常的吊,相当的吊?

第二,她是鬼。那倒有点儿可怕了。不过,我相信我还是会该出吊时就出吊的。鬼有什么可怕的?说不出还能整出一部现代版的倩女幽魂呢?

第三,她是狐狸精之类的东东。那我也不能放过她,这么美的狐狸精,我万没有放过的道理。到时候兴许还能弄个半妖后代出来~~~~~~~~

在这样的胡思乱想中度过了几天,可始终也没再遇着那女人。又过了大约十几天,中午的时候,我和一女同事一起下去二楼餐厅吃饭,到五楼的时候,电梯门开,从外面进来一个人。

我靠!!!!当我看清了那个人样子的时候,我差点儿没叫出来!她不就是那个曾和我在电梯里被困了许久的那个女人吗???

她是人还是鬼?我下意思识地打了个冷战,尾巴根上直冒凉风,整条脊背都像是浸在了冰水里。

咣的一声,电梯门关上了,我的心怦怦怦地,只想往外跳。TMD,这可是大白天呀,难道21世纪的鬼就这么猖狂吗?

正疑神疑鬼,我那同事居然和女人答上腔了:小白,也在食堂吃呀?

嗯。女人嗯了一声,似乎有些心不在焉的样子。我瞅瞅女人,又瞅瞅我那同事,心说:靠!难道这两个都是女鬼?这么一来,偶岂不是要和鬼来个3P了?想想又觉不对,NND,不可能这两人同时是鬼的。那么,女人不是鬼,而是人?是个娇滴滴的少妇?想到这里,眼光不由瞟向了女人。女人也似乎正望我,见我的目光过去,急忙撇头,脸好像还红了一下。

我心里一动,觉得莫名奇妙的有些甜。

到了食堂里,注意了一下,女人打的全是素菜,估计是在减肥。不过,她NND一点儿也不胖啊~~~

女人打了饭,就独自在食堂一角用餐。我则和我的同事在一起,离着她很远。吃饭的时候,我问那女同事:刚我们在电梯里遇到的那个女的是谁啊?

采购部的,叫白琳。女同事说。

我在心里暗骂了声TMD,没想到居然被女人骗了,想来那晚她给了报了个假名。害得我还以为自己见鬼了。

怎么?女同事见我在脸若有所思的样子,突然问:你小子是不是想勾引人家?

我万没想到她居然会来这么一句,不过,TNND,她这句话正好说中了我的心事。当下不由得有些心虚,脸竟然红了一下。

女同事切了一声,说:全公司想勾引她的男人海了去了,连老总都对她特别的好,你就别指望了。

什么?我听了不由有些惊讶,暗道:女人看上去不像那种荡妇呀,怎么居然会有这么多人想要咪西她?

女同事见我一脸惊讶的样子,小声说:她老公死啦~~~~她是个寡妇~~~

靠!!!听了这句话,我不由得又惊又喜。惊的是这年头居然还有寡妇这么稀罕的玩意儿,喜的是既然她是个寡妇,TNND,那么我泡她岂不就方便得多了?
想到这里,忍不住开始回忆电梯那美好的一幕幕。那时候我们是多么的亲近呀~~~不过话说回来,那时候的女人看起来傻乎乎的挺可爱,其实一点儿也不傻。她起码在两件事情上忽悠了我。第一,就是她名字的事情。第二,她那时候说她老公在出差,NND,想来也是骗人的。估计她一个寡妇,其实很怕别人知道她是寡妇的。再则,我们两个一起被困电梯,这事儿确实有些尴尬,寡妇门前是非多,所以她才骗我说她叫什么郭娅,可能就是因为怕别人知道这事。
此刻一切的迷题都解开了,女人不是鬼,而是任何男人见了都会想入非非的俏寡妇!嘿嘿,凭着偶和她在电梯里的那一夜情缘,我怎么着也能拔得她的头筹吧!想着,远远地瞅了女人一眼。女人吃着饭,时不时也会将目光甩过来。
我心里一动,故意指着女人的方向和同事耳语了几句,然后笑了起来。女人立时警惕了起来,盯着我这边,脸红烫烫的。估计她还以为我把那晚的事情说了出去呢?我心里一阵一阵的好笑,又一阵一阵的甜蜜。
后来我经过努力,总算把女人的资料给搜集齐整了。
姓名:白琳。性别:女(废话)
婚否:已婚(不过是寡妇哦~~)
年龄:不详。估计二十八到三十一岁之间。
身高:163CM(目测的,差不多的样子)
三围:86C—57—87(猜的,反正身材相当不错)
部门:采购部。
手机号码:不详。
家庭住址:不详。
有了这份资料,女人一下子实在了起来。她不再是梦,也不是鬼。于是我每天都盼望能再和她相遇。因为那次和她相见是在加班之后,所以我每天都是部里最后一个离开公司的,一逢加班我就会兴高采列,弄得同事都以为我神经了。可是,我一直也没能和女人再遇上。有时候在晚上,我会一个人悄悄跑到五楼去,可是女人并没有在那里加班,整层楼都空空的,仿佛我那时的心。
这样的日子持续了一个多月,直到有一天,公司里贴出一张招聘启事,采购部将在公司内部招一名采购员,我看到之后,立时觉得机会来了。只要能杀进采购部,那样的话,我和女人岂不是就在同一个屋檐下了么?
可是仔细一打听,又泄气了。同事们都说像这种招聘启事通常都是忽悠人的,一般人选早就内定好了。像采购员那种肥的流油的美差,没有后台是不可能搞定的。
不过泄气归泄气,为了能再见到女人,我还是要去报名的。报名的时候,又打探到一些消息。原来这次之所以会招采购员,是因为采购部里出现了一次事故。采购部长和一个采购员一起收贿,被人捅到总公司去了。结果二人集体下课,总公司还专门下派了一个人到公司来当副总兼采购部的部长,这次招聘的事情,就是那新上任的副总一手策划的。
既然是招聘,就免不了考试。没想到这次还真的搞得蛮正规的,先笔试,后面试。笔试我很轻松就过了,因为想到女人正在前方等着我呢,所以准备工作做的很好。这次报名的人很多,但是过笔试的只有五个人,我就是其中一个。猛然间和女人一同工作的机率增加到20%,偶心里还是蛮爽蛮爽的。
  面试的时候我排第三个,很好,不前不后。轮着我的时候,偶雄纠纠气昂昂地进了副总的办公室。而当我进了办公室后,我的心里就只剩下无穷的惊讶了。

未完,太长了,请大家搜索本文标题去看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88)| 评论(8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